MrCrowLin

老饕。最爱孙悟空。

榴莲蛋糕和煮奶茶


蛋糕是买的,摆盘是自个儿乱摆的


自己煮奶茶真的非常好喝啦。


Tis:

可以开火的情况:冷牛奶放在奶锅里按自己对于茶口感的喜好扔进去1-2个茶包份量的茶叶,红茶乌龙茶都可以。小火慢慢煮,不要煮开,到将开未开的时候关火闷三到五分钟。就可以喝了。糖量按自己口味加。

一定要是冷牛奶慢慢煮,这样茶的香味才能慢慢融进奶里面去。煮的时候要经常搅动和看着,一是防止出现焦糊,二是防止牛奶煮开。


宿舍里不能开火的情况:大一些的茶杯,当然有茶壶更好。奶粉和茶叶一起装在茶杯或者茶壶里,直接倒入100度的开水焖个六分钟左右(也就是泡茶的时间)。就可以喝了。喝之前记得搅拌一下,不然茶析出的茶都沉在底下不能和牛奶很好的融合。


不论是哪一种要点都是用牛奶直接煮茶,这样奶和茶的味道能得到最佳的融合。任何用水煮好的茶再加牛奶,都会冲淡奶茶的味道。


有空就试试吧。就算不加糖直接喝也完全不会有长胖的负担。

虾仁芦笋沙拉

香煎鸡排

溏心蛋

哈密瓜

土豆泥

燕麦


食材表:


虾仁芦笋沙拉:芦笋,虾仁,蘑菇,土豆,胡萝卜,酸奶,燕麦,苹果醋


土豆泥:土豆,胡萝卜,培根,牛奶,盐,黑胡椒



渎神

我错了我检讨,其实这里好久之前就写好了我以为很快就能完结就准备一起写完再发我发现没办法一次性写完而且后面我还卡了,又有考试就拖了很久,我不会说我连后记都写好了但是现在那个后记用不上了嘤。

———————

前情提要:你与友人在凡间七夕节去逛庙会,偶遇了一个七夕很熟悉的男子。

——————

你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的扇柄,双腿像是不受控制的往前迈。友人并没有发现你的异样还在专心挑扇子,在你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不断的拨开身边的行人,努力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向那个男人消失的方向追过去。

直到一个卖糖画的老人身边。

你停住脚步再也不能往前一步。

你一身红纱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嬉笑着的行人在你身边来回穿行,戴面具的男子站在人群之外,他一身暗红色圆领袍,白裤黑靴,在灯光昏黄的街角,与你相对而视。

一眼万年。

你突然鼻子一酸。

那人看了你一会儿,缓缓伸手揭下面具,露出真容。

那双赤金色的眼睛你再过一万年也不会认错。

他的眼神里像是什么都有,又像是什么都没有。

你在一瞬间几乎张口要喊出他的名号来,却只是听见吸气声,你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有什么承不住重量夺眶而出。

旁边卖糖画的老人突然敲了敲他的锅子喊了一声。

“小姑娘要不要买个糖画。”

恍若从梦中惊醒,你颤抖着嘴唇吐出三个字,然后再一次掉头就跑。

“孙悟空……”

这已经是你第二次在他面前不能好好控制情绪然后逃跑了。

连手中的扇子被人撞掉都顾不得去捡。

孙悟空又变回了人像弯腰去捡了扇子,然后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卖糖画的老人的铺子前。

“哟,这位官人买糖画啊?”

“嗯。老人家,给俺画个小狐狸吧。”

“官人真是别有意趣,老朽在这儿卖糖画卖了大半辈子,来人不是画生肖就是画龙画凤,要画狐狸的你还是第一个。哦不,二三十年前也有人叫老朽画过一次……”

卖糖画的老头子还在一个人自说自话,孙悟空倒是有那么点不耐烦了开始掏耳朵。

头居然开始隐隐作痛,明明早就没了紧箍,可在今儿晚上见到那丫头之后又开始发疼。不是带着紧箍的那种剧痛,是那种侵髓蚀骨还带着痒的细密的痛。

这样的痛最是折磨人。

痛在深处,又隐隐发痒。

你往回走刚巧遇见迎面赶来的友人,虽然她平时也活泼,开口刚想责备她一回头你就没了踪影,现下见你情绪不太对只是轻生问了一句,

“你见着他了?”

你点点头露出一个笑,

“他穿圆领袍还蛮好看。”

花果山的小猴子们都睡了,这个人间的乞巧节斗战胜佛过的有些不那么自在。虽然这个女孩子的节日本身跟他没什么关系。

听久了小丫头在自己耳朵边上吵吵,突然消失大半月还当真不习惯。

孙悟空这么寻思着,就动身去山下找你。本想着自己得稍微端端架子,在后面看看你玩得开心就好,哪知道被你认出来还被追过来。你一身红纱的模样映在他眼里,讨喜的紧。

「女孩子就该穿红的。」

这句话又一次从孙悟空脑子里蹦出来,他突然又开始头痛。

斗战胜佛突然想起来,刚刚见你哭的时候,似乎心也是痛了起来。

他把手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有些不知所措。

头上的痛似乎更加明显了起来。

「大圣!」

「大圣我们去摘果子,那天我看见一颗好大的桃子!」

「大圣我穿这身好看不好看?」

「大圣你真的要去吗……」

……

孙悟空紧紧皱着眉头用手抓住自己的脑袋,忍到极限他痛叫一声一掌拍下震碎了面前的石桌。

“那丫头……那丫头究竟是什么人!惹得俺老孙这般头痛!”

庙会之后,你与友人回到了之前租下的别院。她不忍看你这样取来一颗药丸与你。

“忘忧泉水搓出的药丸。该你忘记了。反正他也不记得了你了,你失去这段记忆又如何呢?”

“失去?不可能失去的。我在他心里,就像他也在我心里一样。”

孙悟空找到你的时候你刚好把药丸塞进嘴里,他一脚踹开门害得你把要咽下去的药丸卡在了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脸都憋红了还一直咳嗽。那猴子刚想开口问什么被你一把推开,你跌跌撞撞的去找水喝,好不容易才缓过来。

等你缓过来的时候,友人已经不厚道的跑路了,就留下孙悟空跟你两人。

他见你转好才坐下来,皱皱眉头问你刚刚吃了什么。

“忘忧泉水做的药丸,您问我这个做什么?”

忘忧泉水,传说能让人忘记前尘往事重新开始的泉水。斗战胜佛听着一愣,自己倒是全部想起来,这丫头倒是全忘了。

-tbc-

你们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渎神

你听到这话不知道是喜是悲。
你原以为,戴上紧箍是忘,成佛了也是忘,一个忘记前尘往事,一个忘记人间情义。
可他似乎单单忘记了前尘往事,岁月打磨了棱角,沉淀下来的只有温柔,他依旧是那个有情有义有血有肉救人于危难的孙悟空。
你不知道要怎么附和他,点点头嗯了两声,突然想起来自己膝盖上还有伤口,问他要来了伤药就自顾自地卷起裤脚处理膝盖,刚刚还“不知害臊为何物”的斗战胜佛此时看你露出半截玉白的小腿,低声骂了句“小姑娘家家的也不知道羞人”就甩开袈裟往外走。
你处理好伤口在一旁偷笑,被他听见了又气急败坏的转过来龇出獠牙吓唬你,你也不怕,反过来取笑他。
闹够了你倒是开始跟他谈起正经事。关于那树妖,猴子说最近也感觉山里若隐若现一股妖气,以往估摸着它一直在修炼没有显露气息,今天被你一激全部显露出来了。
“你以后一个人还是小心为妙。”
他这么说,说罢就又回瀑布那里修炼去了。
自此之后你像是被承认了什么一样,一有空就往他的花果山上跑,之前认识的和之前不认识的小猴儿现在都跟你打成一片。刚开始那猴子见着你还会龇牙咧嘴的凶你,“你这小丫头又偷偷摸摸跑俺的花果山上来做什么?!”,久而久之见你也没有什么坏心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是没看见。
你觉得这般挺好的,就算不像是以前可以腻在他怀里撒泼打滚,但是起码可以天天看到他。
但是后来时间久了,你有时候甚至会忘记他现在已经不记得你,开始像原来一样在他的花果山“指点江山”。猴儿毕竟还是猴儿,他骄傲,他跋扈,他不允许不相干的人动属于他的东西。
你被他气恼地赶下山,气急败坏问他的时候只换来他一句,
“俺只是守着俺想守着的的东西。这与你有什么干系?”
你被堵的说不出话来,他说的一点不错,这与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只好悻悻下山。
在他的山上呆久了你都快忘记人间是什么模样了。
小时候你就听见过有的妖精说,“有情是人间,无情也是人间。”
你觉得人间还是挺美的。
人间有匆匆赶路的行人,有活泼可爱的孩子,有步履蹒跚的老者,也有风情万种的美人。有青石板铺成的街道,各式各样的店铺,还有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你约了朋友去小茶馆儿喝茶听戏,你觉得人间的戏曲儿评书特别好玩儿,写了各种各样的故事。什么将军公主,才子佳人。你不晓得为什么妖精就不会写这么些有趣儿的故事。
“妖精不会写是因为妖精没有人的感情。”
你的朋友这么说,你觉得她说的不错。
妖怪总想着变成人,大约向往的就是人情吧。
可其实人挺无情的。
西游的一路上你看着他们经历了太多,究竟是妖精有情还是人有情,这种事情大家心知肚明。
你还为上次的事情气那猴子,一生气就不想回去理他,在人间一玩就是大半月,刚巧也到了人间的乞巧节。
七月七是女孩子的节日,街头巷尾都挂上了红灯笼,路边摆满了铺子,像是庙会一样。
你和友人也赶着这个时候来逛逛,四处都是打扮的漂亮的小姑娘,穿着鲜亮的衣裙,头上金钗项上璎珞,脚上蹬着绣花翘头履,走起路来轻轻盈盈的让人浮想联翩。
你与友人都喜欢重彩,不同于她爱穿深蓝,你手持长柄团扇一身红色坠花纱袍艳的惹眼,引得路上不论男女老少纷纷驻足看你。
原本你也是爱穿素色淡雅的衣服,可许多年前有一个人对你说,“女孩子就该穿红的”。
从那时起,你就偏爱上了红色。那个人眼光就是不一般,红色偏偏衬你,气质又不失活泼。
逛庙会的时候友人拉着你东窜西窜,免不了的你撞到了一个身型修长的男人。
因为带着面具你没能看到他的脸,等你回头时他早已淹没在人群中。
你却觉得气息那么熟悉。
这让你根本没法安心的继续玩下去,友人好不容易停在了买扇子的店铺前,你趁着这个空档四下寻找却再也找不到刚刚那个擦肩而过的男子。
-tbc-

渎神。

我错了,三部分什么的根本写不完
—————————————

你跑着出了花果山,殊不知背后粘着灼热而深沉的眼神。
跑着跑着你被什么软的东西绊了一下,向前摔出去,你吃痛的皱眉,膝盖一定给蹭破了。
脚上的触感特别奇怪,你刚想站起来看看什么绊倒了你,定睛一看吓得乎都说不出来。一个被咬掉右腿的人的尸体,大概是上山砍柴的樵夫。你立刻警戒起来,竖起耳朵听着四周的动静。突然四周拔地而起树枝一样的东西,比藤蔓更粗砺更坚硬,你幻出兵器打掉一些,但那些枝条没有变少反而变本加厉的增多,你招架不过来节节后退。估计是个树妖修炼成精正迫切的需要吃掉生人来积蓄养分和精华。
头上的发簪被枝条打落,你一头青丝披散下来。那是你最喜欢的发簪,你被这树精闹的有些来火,左手掌上窜出火焰向树精的枝条袭去,枝条被烧掉了大片,周围都是差不多的树木,你到现在都没有看见那树精的本体在什么地方。上方又有枝条袭来,你烧掉一些又打掉几片,却疏忽了脚下悄悄爬来的枝条,粗糙的枝条突然间缠住你的脚踝,你尖叫一声挣脱不掉被扯的摔在地上拖着走,最后被倒着提起来。你现在只在心里庆幸自己里面穿着长裤子。
你这才看清楚那树精的模样,原来周围长的相似的树木全是它小一些的枝干,真正的本体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树干粗的十人合抱都不一定抱得过来。
这树精最起码修炼了两千年。
你根本来不及腹诽自己出门前不好好看黄历,那猴头不认自己,还遭遇了这么一茬儿鬼事情。
绑住你脚踝的枝条悄然无声地往你小腿肚上爬,枝条越缠越紧,上面的刺刺破靴子和裤子扎进你的皮肉,鲜血渗出,树妖似乎是尝到了甜头,把你提的更高,你能看到树妖中心的位置张开大嘴想要把你吃掉,到这种时候反而内心开始平静,你刚放下矜持要砍断缠在脚上的枝条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脚上的束缚突然松开,一道金红色的身影闪过你开始急速下坠。
“呀————!!!!!!!”
不是你自己砍断的枝条,身体失去平衡,这样子摔到地上就算不受伤也要疼死。
你在心中骂了那猴子千万遍。
除了骂人,你在下坠的时候就看见树精周围闪过千百道金色的光,然后主干部分被打得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你都忘记自己在往下掉,在反应过来自己快要到地的时候突然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斗战胜佛一脸从容,似乎完全没有担心过自己没有接住会怎么办。
失手让女孩子摔在地上?这种事情不存在的。
你给吓得不轻,缩在他怀里缓了好久。斗战胜佛一句“女施主也该起来了吧”还没说出口,你缓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拿好的那只脚狠狠踢在他身上。
孙悟空气急败坏的捏住你的脚踝省的你再做恶。听得出来声音都咬牙切齿。
“你这个死丫头你干嘛!俺老孙救了你你不感谢俺还恩将仇报!”
“我差点被你摔死,我都准备自己下来了你这一下我根本没法自己保持平衡!”
“你这丫头怕不是傻了!俺肯定会接住你的!”
“谁知道你会接住我啊!我真摔死了你估计也就甩甩手就走了!”
那猴子还准备跟你继续吵下去,却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为“斗战胜佛”的失态,只好硬生生的压下火气,心里暗自啐了一口把你放下。
你找到了自己的发簪,瞪了他一眼准备离去,突然腿上一疼你歪坐在地上。
刚刚被扎出血的地方红了一大片。
斗战胜佛叹了口气走过来把你打横抱起。
“把头发盘盘好,女孩子不要在人前披头散发的,不成体统。”
你没有回他,兀自盘起长发。这猴子成了佛之后倒是开始变得婆婆妈妈的了,封建又死板。
他走的是回去水帘洞的方向,到了洞门口,管事的老猴看到你刚准备开口看你悄悄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便会意的驱散了小猴儿们。孙悟空把你安置在一个隔间的榻上,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他不能直接脱你的鞋子。你翻了个白眼自己把鞋子脱掉又卷起裤脚。
伤口还在向外渗血,你听见他“啧”了一声,拿来伤药替你处理好。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流畅到像是平常的事情一样。
等到处理完他才反应过来,轻咳一声坐在旁边假装看风景。
“为什么救我?”
其实你也是还不死心就问出来,心里期盼着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可他说出来的答案还是让你叹息。
“俺可不说什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救人这种事情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可我记得佛都挺无情的。一点人的感情都没有了,我听说佛家讲究四大皆空,当你什么都没有了的时候,你才能悟道真正的佛道。你的「悟空」不正是这个道理吗?或许成佛就是就是寂灭,当你什么都没有了你就成佛了,当你成佛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坐在旁边耐心的听完你的一长串,然后只幽幽的冒出来这样一句话。
“佛也有不无情的,佛在俺心中是一个「善」字。”
-TBC-

渎神(大概1/3)

渎神

这儿没有你说的什么齐天大圣,只有斗战胜佛。女施主,请回吧。
——题记

大雄宝殿之上,唐僧师徒超凡脱俗,功德圆满,也算是对得起取经路上十四载的风霜雨雪和苦果磨难。
孙行者已是此时的斗战胜佛,他不改往日猴头玩性跳到菩萨面前,双手合十虔诚却又处处打着商量。
这西天极乐胜地也只有观音菩萨让他心存尊敬。
“菩萨,菩萨。俺老孙这也成了佛了,也算得上是和你们平起平坐了,总不能还带着这紧箍叫你们再念什么紧箍咒让俺老孙头疼吧……不如,念个什么松箍咒,把它松了去,松了去!”
斗战佛摆了摆手,倒是惹得观音菩萨忍俊不禁。
菩萨开口,语气还是一样的慢条斯理。
“你这泼猴,都已成佛了还这般德性。当初给你带紧箍咒是怕你难管,现今你已成佛,早已舍弃那玩意了。不信,你摸摸看。”
孙悟空抬手一摸,果真头上空无一物没了束缚,好生自在。
十四光景取经路,九九磨难成正果。
一朝拜成斗战佛,惩恶扬善全始终。
菩萨念在孙悟空顽性难改,恐坐不住
极乐胜地,特请佛祖将东胜傲来花果山赐作斗战胜佛的法场。
在那之后昔日的师徒几人回了大唐,旃檀功德佛暂留讲经,剩下几人各自离去。
离开的那天晚上,孙悟空坐在长安外的一处山崖上。他远远的望着长安,那里有长安的万家灯火。他看尽了长安的灯火,然后低头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笑。
之后一个跟头向东而去。
————————————
三界之内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天生本性自由惯,不坐仙山不坐禅。」
说的正是斗战胜佛。
东胜傲来的花果山是人间宝地,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就更不必说百果为肴,琼浆作酿。时隔多年再回到这里,花果山繁荣不减当年,斗战胜佛在此之后,更是一片生机。
你望着仙雾缭绕的山林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沿着一条石板小路往水帘洞去。此时斗战胜佛若是不在水帘洞里就在后山的瀑布那里。
你对那猴子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
瀑布从山顶倾泻而下,离这里不远处是一处温泉,但这个时辰斗战胜佛只怕是在瀑布旁的石洞里修炼。
你隐了气息从石头后面看他,他身披袈裟阖了眼眸,装模作样的在石洞里打坐。脑袋上空空荡荡,早已没了紧箍儿,就如当年的模样。
你的手攥紧了袖口。
“出来吧,都来了几天了以为俺不知道。”
斗战胜佛依旧阖着眼,自在悠闲。你自个儿在心里拿捏两把,走了出去。
“大……斗战胜佛……”
你按耐住心中的狂喜,想了想还是改口喊了他现今世人都知道的名号。
斗战胜佛闻声掀开了一边眼皮,却在看见你的一瞬间瞪开了双眼,虽然只有一瞬,一瞬过后他又急急忙忙的闭上眼睛假装从未睁开过。可刚刚的一瞬间确实存在,只是你正为叫出那名号难受的低着头,并未看到刚刚发生在一瞬间的事。
一瞬,心乱了。
像是圆石入水,掀起波澜。
“何事?”
孙悟空压低了声音来平复心里的波动,低沉的声音里掺着细微的沙哑。他懊悔自己刚刚睁眼又闭上,闭着眼反而满脑子你的模样。
「女孩子就该穿红的。」
这句话从他脑海里闪过,他不记得谁对他说过,又或是他对谁说过。
斗战胜佛自认为,取经路上见过的女妖精不少,模样漂亮的也不在少数。但不论是取经路上抑或是成佛后这么多年来,一见就让他有这样强烈的情绪波动的,她还是头一个。
噢,或许是第二次见面。孙悟空找到了眼前这姑娘面善的缘由。
取经路上似乎见过一次,没把她打死也是万幸。
“你……你这些年……过的可好?”
就算曾经那么熟悉,但许久不见你也有些拘谨,问出来的话你自己都想给自己一巴掌。这算是什么问候。
“嗯?”
孙猴子也觉得莫名其妙,这丫头又跟自己不是什么熟人,问出来的话还又悲切又尴尬。但他还是睁开眼耐着性子等你继续。
你终于是忍不住,如今他紧箍已去,该记起了吧,之前恐怕只是在逗你玩。
“大圣……”
孙悟空愣了半秒,然后接话接的飞快。
“什么大圣?”
“齐天大圣。”
“齐天大圣是什么人?”
“齐天大圣是我的人。”
“你是什么人?”
“我是齐天大圣的人。”
你脸不红心不跳的答完,对面那猴子倒是撑圆了眼睛。
“笑话!这儿没有你说的什么齐天大圣,只有斗战胜佛。”猴子说着觉得自己口气可能有些生硬,怕你这个小姑娘禁不起吓,还是硬生生扭转了口气,甚至有些无奈,“女施主,请回吧。”
你被这话说的一愣,顿时感觉心如死灰。眼泪哗的就往下掉,连最后的挣扎都不想做,你掉头就跑。
你以为他脱下紧箍就能记起一切,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戴上紧箍是忘,脱下紧箍还是忘。一忘前尘往事,二忘人间情义。
百年过去,现在世间都只知道“斗战胜佛”却无人知晓“齐天大圣”。大家似乎都忘记了“齐天大圣”,不知道是佛毁灭了他,还是他自己,毁灭了自己。
-TBC-

信我后面就甜了,有忘才有记,欲扬先抑嘛。

色丫头跟正经猴儿的「扒衣见君节」

衬衫版1:
“叽!丫头你干嘛!”
你直勾勾的盯着他伸手去扯他的衬衫,那猴儿一个激灵尾巴上的毛都炸开了差点跳起来。然后急急忙忙拍开你的手把衬衫扣子扣扣好。
“今天不是「扒衣见君节」吗?我就是遵循个节日传统。”

T恤版1:
你扑在猴儿身上,扑的猴儿措手不及的搂着你怕你翻下去,你的两只手手却开始不规矩的从他T恤下摆钻进顺着腹肌分明又毛绒绒的腹部一路摸上去把他的衣服也顺带带了上去,仗着他不敢不规矩就欺负他,一把把T恤扯下。
“丫,丫头你这做什么!”
“今天「扒衣见君节」啊,这是建国之后的节日,你可能不太了解,这是节日传统。”

T恤版2:
“大圣你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吗?”
你穿着长款的T恤跑过来,猴儿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一听可乐打开。
“今儿个还有一节日?俺还没听说过呢。”
“那我来告诉你,今天是「扒衣见君节」。”
说完你拎着胯部的衣服当着他的面慢慢往上提露出修长的大腿,蕾丝的内裤,纤细的腰部,蕾丝的胸衣……然后你一把扯掉。
那猴儿的耳尖子都红了。

衬衫版2:
空调打着舒适的温度猴儿洗了澡穿着宽松舒适的棉质睡衣坐在沙发上喝可乐,你刚刚洗完澡从房间换了衣服出来,你穿了新买的长款蓝条纹衬衫,刚刚好遮住圆润挺翘的臀部,身体的曲线被掩住,只剩下修长的双腿路在外面,发丝还在向下滴水,你走到他面前一只膝盖跪在沙发上咬着下唇慢条斯理的伸手解开第一颗扣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没经历过人事的猴儿那受得起这些,那猴儿大约是呆了,耳尖都红了却没办法移开视线,喉结滚动,一个劲儿的咽口水。
“丫,丫头……你这是做什么……?”
今儿个是「扒衣见君节呀」大圣,我不扒了衣服怎么见你呢?”
说罢你伸手揪住领口用力一扯,扣子一下全部崩开,蹦的到处都是,漂亮的内衣一览无余。
猴子脸都红了被你逼在沙发的交流没处可逃企图别开眼睛,被你捏住下吧掰了回来。
“逃什么逃,看我。”

陆离。

在繁星被掩去的夜晚。